欢迎光临医学临床研究医学会  国际特效名医专家协会  医学临床研究杂志  世界医药创新杂志
搜索
 

肝硬化腹水的病理病机与治疗特效药方

作者:刘祖民 阅读:55161
专家名称 刘祖民
专家单位 广西桂林
专家特长 疑难病症
早期肝硬化
 
典型病例 2003年4月15日,患者李XX,男,42岁,干部,患者肝大,自述肝区疼痛已有6年,无明显肝炎史。呈慢性肝病面容,面部出现蜘蛛痣,眼巩膜无黄染,腹部软,肝于肋下2指,肝质中等。无结节,此病尚未触及脾的病变,肝功能化验无明显变化。刻诊:肝区疼痛,食欲欠佳,腹胀,口干恶心,心烦不宁,下肢轻度浮肿。小便黄赤、苔黄,舌质红少津,脉细弦而数,辨症为肝经郁热,伤阴化火。治宜:养阴柔肝,疏肝活络。拟用一贯煎与砂茯、车淡汤合并加味。
处方: 生地15克,南沙参12克,麦冬10克,归身10克,甘枸杞10克,川栋子6克,紫丹参6克,广郁金10克,生麦牙12克,生鳖甲15克,猪苓12克,川连3克,砂仁10克,茯苓参10克,车前草30克,淡竹叶15克,水煎服,一日壹剂,开锅后再煮40分钟,煎成药汤600克。分4次服完,饭后服。
投以上方,略作加减,前后共用药5个疗程,用药35剂,服药后自觉症状基本消失,面色由黝黑转为有神采,肝质变软,食欲,睡眠,大小便正常,康复如常人,治愈后随访2年,身体状况保持稳定,病情未再复发。
 
坏死性肝硬化
 
典型病例  张XX,男,45岁,工人,2004年6月21日初诊,患者曾于1996年患急性黄胆型肝炎,以后时有反复出现黄疸,查看患者血检化验单,肝功不正常。已在1990年因急腹症而在桂林某医院剖腹探查,发现囊胆正常,但肝脏缩小、质硬,肝表面有砂粒状结节,色黯红,有炎症。时诊:症见患者面目及全身黄染,小便黄赤,肝区疼痛,口苦而粘,大便溏而不爽,苔黄腻,舌红紫、脉弦。辨症、诊断为湿热蕴遏,肝血瘀阻。治宜清利湿热,活血化瘀,拟“虎蛇疗肝汤加减”。
处方:虎仗30克,白花蛇舌草:30克,茵陈30克,丹参30克, 稀莶草30克,红枣30克。滑石15克,茯苓15克, 藿香10克,郁金10克,半技莲30克,大黄6克, 金钱草30克,甘草10克,水煎服,每日壹剂。分三次,饭后服。
上方服药21剂,面目及全身黄染全部消退,治疗期间上方略作加减。为得以巩固,又属患者再服药14剂,而获痊愈,健康如常人,并能参加一些生产劳动。现还健在,未见复发。
 
胆汁性肝硬化
 
典型病例 蒋XX,女,31岁,于2004年8月18日初诊。患者于2003年4月起开始感觉有尿黄、眼巩膜黄染,全身畏寒发热,食纳差,厌油。曾在桂林市某医院住院3个月,未见效果。后进行作B超及肝功各项检查,诊断为胆汁性肝硬化。已服用长时间的西药,黄胆时退时进,没有得到治愈。于2004年8月18日来我所求治,患者自述肝区疼痛,胸腹胀闷,食欲不佳,厌油腻,尿色深黄,大便浅黄较硬,脉细,手心微汗而粘,辨证系肝胆湿热。治宜清湿热,利肝胆,左以化瘀,嘱其服用“疏肝利胆汤”第一方二疗程,病情稳定,但有时仍有畏寒发热,而发热数小时后又自退,舌质淡红,苔白,脉细而数。复诊后,嘱其服用“疏肝利胆汤”第二方,服药3疗程,黄胆渐消退,未再发冷发热,食量明显增加。但此时尚见易卷,嗜睡,梦多,舌苔、脉象正常。再诊嘱其服用“疏肝利胆汤”第三方,使以健脾益气。服用4疗程,诸症基本消失,谷丙转氨酶正常。患者痊愈。
按:胆汁型肝硬化,多是属于长期肝内胆道梗阻或胆汁滞留而引起,一般多采用对症处理。上述病例采用中医辨施治,应用“疏肝利胆汤①②③方”治疗,而前第一、二方是重在清湿热,利肝胆,佐以化瘀,使病情稳定,第三方是在前两方之基础上。而兼以培本,故获得痊愈。
小结:胆汁性肝硬化 中医辨证:肝胆湿热。治法:清湿热,利肝胆,兼以化瘀。药方;疏肝利胆汤①方②方③方。①方:菌陈30克,青蒿15克,黄芩12克,柴胡10克,姜黄12克,丹参15克,板兰根15克,青皮12克,薏仁30克,通草6克,水煎服,每日一剂。②方:当归15克,赤药12克,郁金12克,香附12克,菌陈30克,二花15克,连翘12克,败浆草12克,板兰根15克,茯苓15克,薏仁30克,橘叶12克,水煎服,每日一剂。③方:于第二方加党参12克,枸杞12克,水煎服,每日一剂。
 
 
脂肪性肝硬化
 
典型病例 王XX,男,45岁,2005年5月7日初诊。患者身胖如肿,腹大如瓮,皮肌如棉,头晕目眩,全身无力,气短懒言,面色晃白,两目色黯,舌质胖嫩,布满灰青瘀点,苔白厚而腻,声音低微,于六年前曾有过脘胁疼痛,胸闷气短,苔白厚腻,食少倦怠,心悸畏寒等证,经桂林市某医院多次反复住院治疗无效,病情日益加重,又经桂林市某医院诊断为“脂肪性肝硬化并高血压病”我以中医切脉诊断,病系肝瘀脾湿,阳气虚损,痰脂瘀结之病变。治宜疏肝健脾,化湿消脂,祛痰助阳。我拟方为“三仙胃苓汤加味”。服药两疗程后,大便极臭,尿多混浊,泻下如酱之便,腹鸣胀减,苔化食增,身觉轻爽。余症则同前。嘱其继服上方二疗程,方中山楂增加为180克,加附片10克。服后体胖减轻,腹大缩小,四肢及腹背变温,尿多便畅,舌淡台减,脉象沉缓,此乃消导太过,恐伤中气,故改用扶正祛邪之法,方用:党参15克,白术18克,茯苓30克,陈皮10克,法夏10克,黄芪20克,当归20克,升麻3克,柴胡10克,肉桂3克,白芍15克,焦山楂90克,香附15克,丹参15克,甘草3克。
服药一疗程 精神大振,行动有劲,头晕已除,心悸气短已消失,血压降至120/80,皮肌转健,睡眠转好,舌淡红,瘀点已化去,脉象浮缓。治宜健脾利湿,温化痰饮,解肌消脂,方用“三仙胃苓汤”去神曲,麦芽、青皮,加入麻黄3克,姜皮15克,阴阳水煎服出汗,服两剂后汗尚未出,服3剂后又饮热葱白汤一大碗,大汗如油,粘腻腥臭,褥被全湿,矢气如雷,次日起床,身轻非常,肥胖已消大半,胸腹满除,尿多秽浊,饥渴食增,面色转润泽,舌红苔尽,脉象缓弱,除有乏困、诸症皆消。用柴芍六君子汤加黄芪,当归,丹参,香附,桂枝,服用数剂而安。病愈后,一直已坚持工作,身体健康。
按:多数慢性固疾皆为医治之误,方药之错,脂肪性肝硬化者病初治疗不当,而使病久治愈困难。用“三仙胃苓汤加味”结合具体病证加减应用,曾治疗脂肪肝33例,肥胖病7例。都取得良好的疗效。
 
肝炎后肝脂肪性变
 
典型病例:廖XX,女,40岁,于2005年7月13日初诊。患者于2004年自觉极度疲劳,肝区疼痛,经桂林市某医院检查,以肝炎病休息,并且加强营养,每日进食多量牛奶,鸡蛋等高蛋白饮食。至2005年体重增加30余斤,已达160市斤,疲劳感更重,劳累后肝区痛,大便不畅,每日解大便2-3次,烦躁头晕,血压150/90,肝作B超检查,诊断为“肝脂肪性病变”,曾经服用长时间的中西药物治疗而效果不著。其苔白根腻,脉沉细滑。经我辩证论治,投以“复方熊胆散”治疗,自2005年7月13日开始服用, 
服药三疗程 乃于2006年3月15日复查,由血胆固醇297降至170mg%,谷丙转氨酶正常,体重已降至120市斤左右,为巩固疗效,嘱患者再服药2疗程,于2006年5月复查,肝脏一切症状消失,无任何不适,肝脾亦不大,血压降至120/80,能坚持全日工作,随访4年,未见复发。
按:此例肝脂肪性变,应用“复方熊胆散”治疗而收效,方中川莲苦寒清热,燥湿化痰,熊胆清热凉肝利胆,实践证明,方中熊胆亦可用猪胆一个,风干研末入药,并且也能收到理想疗效。青黛、明矾(青矾散)可以清热退黄,在临床实践中尚观察到似有脂腊的作用。
 
湿热停滞性肝硬化腹水
 
典型病例 李XX,男,60岁,平乐县人。患者生性嗜酒,食少腹胀。近来尿量减少,腹大如鼓。经桂林市某医院化验肝功,诊断为肝硬化腹水,后经几处医院住院治疗无效,出院后又求请民间医师治疗2月余,效果仍然不显著。时有反复。患者因平素嗜酒,肝脾具损,症见面色灰黯,鼻部鼻尖发红,并毛孔粗大,症属酒渣鼻。不饥不饿,小便短少,口微苦,脘腹胀满,舌质微红,舌苔浊腻,脉弦数,此乃湿热交阻,肝脾损伤,以致三焦隧道壅塞,遂成鼓胀。而医院进行抽水手术无用,经抽水后数小时腹部又肿胀如鼓,病情丝毫没有好转。而经我辨证施治,嘱其服用“丹溪小温中汤”2疗程,疗效显著,腹胀日渐减轻,小便清长,诸证明显好转,服完2疗程后能进食,2两大米饭,腹水已消尽。为巩固疗效,将病魔远追,嘱患者再进药2疗程,后检查肝功能完全恢复,健康,并能参加一般劳动,随后数月身体状况良好。
小结 中医辨证:湿热停滞。治法:温中健脾,清热燥湿。方名:丹溪小温中汤.处方:白术15克,茯苓10克,陈皮10克,姜半夏10克,生干草10克,焦神曲10克,生香附15克,苦参12克,炒黄连8克,钢针砂20克。水煎服,一日壹剂,分3次服完
说明:煮药时放醋水各半,并将盖压紧以免药气挥发。
按:“丹溪小温中汤”系朱丹溪所创制。用之治疗肝硬化腹水均能收到良好快捷的疗效。一般服药2疗程可使小便清长,病重者服3疗程小便可达到清长。病人的各种症状可消失,肝功能恢复正常后停药。如果由于劳逸调理不协调而复发者,嘱其再照原方服用,即可再收良效。所治此类病人经治疗尚有长达20年之久者亦健在。方中所用钢针砂又名针砂钢砂。
 
肝郁气滞血瘀性肝硬化腹水
 
典型病例 阳XX,男,53岁,农民,湖南省东安县人。于2007年3月9日初诊,患者腹部膨大如鼓,青筋爆露,脘腹胀满,痛若面容,想吃而不敢进食,口渴而不敢饮水,肌肤灼热,口苦头晕,睡眠不佳,四肢无力,眼巩膜发黄,尿黄短少,大便秘结,下肢呈凹陷性水肿,脉沉而弦,舌苔白边有紫瘀。辨证,当属肝失条达,气血瘀滞,经络受阻,水气停留。治宜:化瘀,利水,清热通腑。投以“理气化瘀清热消肿”方服药一疗程,浮肿消退,尿量增多,第二次切诊,舌苔,病情好转较快,照原方略作加减,再进2个疗程。继服两个疗程后,腹胀已消,腹部的青筋减退,饭量增加能进2两大米饭,病势大有起色,第三次复诊,用六君子汤加丹参,麦芽,山楂,当归调理,间服胃苓汤加味,如此嘱其患者再服三疗程中药,腹水消尽,精神好转。嘱其禁用食盐4个月,共服药6个疗程,身体已康复,能在家中做一些家务劳动。随访三年情况良好,未见复发。
方名:理气化瘀消肿汤。瞿麦30克,防已10克,椒目5克,葶苈子15克,制军10克,莪术6克,积壳5克,失笑散15克,水煎服,每日一剂,分3次服完。
平素体弱者去莪术加马鞭草15克,如有消化道出血者另加大小蓟各30克。
 
肝郁气滞,脾胃虚损性肝硬化腹水
 
典型病例 周XX,男,47岁,农民,平乐县人。2008年9月25日初诊七八年来。患者消化不良,腹胀,尤其是夜间腹胀严重,经桂林市某医院检查确诊为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。近3个月病情加重,食欲差,进食后难以消化,腹胀加重,浑身无力,身体日渐消瘦,只见腹大如鼓,尿少,面色显黄色,脉沉缓。曾在医院抽腹水两次,每次抽腹水约1000毫升。诊断:肝郁气滞,脾虚水停。治宜行气利水,疏肝解郁。左以健脾,施用“青蛙散”合“母鸡参芪汤”服用5疗程后,腹水消失,症状缓解,嘱其再用上方服用2疗程,腹水全消尽,病获全愈,且能参加一般体力劳动。
青蛙散:青蛙一只,砂仁6克。将青蛙开腹后装入砂仁,放阴凉的地方凉干,后研末备用。每日服2次,每次服用6克,以白糖水来送服。母鸡参芪汤:产蛋母鸡一只,黄芪30克,党参30克,砂仁30克,母鸡去毛,开腹后去掉肠子,保留肝、心等,后将诸药用沙布包之,放鸡腹内,文火煮烧,去渣骨,空腹服其汤,每日两次(上方为一剂,可用2-3日)。
青蛙与母鸡参芪汤每日同服。
 
 
 
气滞血瘀,水湿内停性肝硬化腹水
 
典型病例  患者苏XX,男,58岁,桂林北站铁路工人,2009年11月8日初诊。患者有肝炎病史多年,近月来面色黄如烟熏,腹胀胸闷,恶心呕吐,精神萎靡,浑身无力,腹胀如鼓,腹壁青筋爆露,四肢头面浮肿,下肢更为严重,大便溏烂,舌苔薄腻,舌质淡而胖,舌边尖有牙痕,脉细弱,肝脾肿大。经铁路医院化验检查诊断为肝硬化腹水,经我辨证施治,给予“活肝汤”加减,服药两疗程,全身浮肿消退,听其患者爱人诉说,服药后,排泄的大便小便均为腥臭,颜面转红润,精神饱满,肝脾已不大,肝功能检查恢复正常。已能每天早上早起跑步锻炼。
中医辨证:气滞血瘀,水湿内停。治法:活血化瘀,益气健脾,利水消肿。处方:活肝汤。金钱草30克,车前子30克,茯苓皮30克,炮山甲10克,泽兰10克,大腹皮12克,丹参15克,山药15克,泽泻15克,黄芪20克,水煎服,每日壹剂,分3次服完。
说明:因患者身患有其它的病症,应将上方进行加减,如脾虚湿重者加苍术10克,厚朴8克,薏米15克,肝郁气滞明显者方中去黄芪加四逆散;瘀阻经络,胁下痛甚者,肝脾均大而质硬加土元、莪求、三棱、红花;肝阴不足,血分有热,加水牛角,生地,旱莲草,丹皮;湿热两盛加龙胆草,半枝莲,苦参。
 
肝肾阴虚性肝硬化腹水
 
典型病例 卢XX,男,53岁,桂林某厂工人,2010年3月17日初诊。患者于2009年2月出现黄胆,伴有腹胀,纳差,厌油等症状。经桂林市某医院检查发现肝肿大,肝功欠佳,诊断为肝炎,后在桂林市多次住院治疗,黄胆虽有好转,然时进时退,迁延未愈。近一年来病情加重,日渐消瘦,头晕,口干,恶心,腹胀明显,伴有两胁疼痛。腹部逐渐膨大,睡眠不佳,小便短赤,大便干燥。舌质红降,苔薄少津,脉弦而数,神志清醒,面容晦黯,形体消瘦,呈慢性衰弱病容。皮肤干枯唇燥,眼巩膜无黄染,腹部膨胀如鼓,腹壁静脉轻度曲张,青筋爆露,两下肢有指压性凹陷,经其医院检查诊断为肝硬化腹水,中医症为水臌,此病属肝肾阴虚,气滞血瘀湿阻,治以养阴利水,佐以化瘀,拟施“养阴利水汤”。在治疗期间以此药方加减服药5疗程,腹水全消,后又以上方加减治疗三疗程,再去医院检查,肝功正常,已健康如常人。
养阴利水汤
 
处方:龟板25克,鳖甲15克,生地15克,寸冬15克,腹皮25克,茯苓15克,泽泻15克,白毛根20克,阿胶10克,泽兰15克,白芍15克,批杷叶10克,水煎服,每日壹剂,分3次服完。
 
血瘀气滞,脾胃阳虚 水湿内停性肝硬化腹水
 
典型病例 谢XX,男,60岁,全州县人,在桂林某厂做合同工,2002年5月18日初诊,患者肝硬化腹水严重,在桂林市某医院住院195天病情好转出院。出院50天病又复发,日渐加重,前来求治。症见腹部胀满,青筋爆露,形如青蛙肚,下肢浮肿,按之凹陷,面色苍白,神疲力倦,食少进,食之则膨胀难受。四肢欠温,胁不痛,口不渴,小便短少,大便正常,舌质淡,苔白,脉弦滑,他以前住院时都服过双克、肝泰乐、维生素、氯化钾、病情稍好转出院,但如今病情又反复加重。证为脾肾阳虚,血瘀气滞,水湿内停。治宜健脾温肾。化瘀利水。拟用“桂附理中汤加减”服用。服药2疗程,小便显著增加,肚皮已起皱纹,腹部肿胀亦减,进食量稍增,药已中病,守方再进。前后服药7疗程,症状已明显好转,腹部肿消,由腹大89厘米减至65厘米,下肢浮肿全消并嘱患者平时加强营养。
桂附理中汤加减。处方:党参15克,白术10克,猪苓10克,茯苓10克,制附片10克,肉桂3克(分次冲服),丹参15克,鸡血藤20克,当归10克,车前子10克,泽泻10克,地枇杷15克,(牛托鼻、地胆 )。水煎服、每日壹剂,分3次服。
 
肝郁气滞,三焦疏利失司,发为肝硬化腹水
 
典型病例 欧XX  ,男,57岁,系湖南省祁阳县人,2002年5月24日初诊,患者因精神刺激,致不思饮食,头晕目眩,因而引起腹肿胀,心悸,经湖南省当地医院检查诊断为肝硬化腹水。患者因腹水较重而卧床不能自行转身,病人面色朝红无黄染,形体虚弱。症状辩证当系为肝郁气滞,失其疏利三焦之职,发为腹水,治应疏肝行气利水,施药方为“柴胡疏肝散合中满分消饮”
疏肝行气利水。药方:柴胡疏肝散合中满分消饮。处方:柴胡15克,积壳15克,大复皮 15克,甘草5克,香附25克,川芎8克,砂仁5克,干晒参15克,白术10克,茯苓25克,陈皮25克,法夏8克,知母10克,猪苓15克,泽泻15克,厚朴15克,黄芩15克,黄连15克,干姜5克,姜黄8克。
水煎服,每日壹剂,分4次服完。
 
湿热壅滞性肝硬化胀水(并脾亢)
 
典型病例  患者陈XX,男,57岁,农民,系永福县罗锦乡人氏。2003年8月13日初诊。患者近来腹部胀大如鼓,经永福县医院检查诊断为肝硬化腹水(并脾亢),进食少,尿短赤,脉弦数,舌质红苔黄腻,肝脾均大,面色萎黄,面部布满皱纹,常有齿龈出血,症属湿热壅滞,水聚、气滞、血瘀、臌胀。治当清热,化湿,逐瘀消肿。投以“化湿逐瘀消肿汤”。服药两疗程腹胀水肿减退,自觉全身轻松。嘱其再守原方服药三疗程。并以大小蓟各30克煎水代茶饮。服后腹水退净,纳食渐增、脾脏回缩,再以原方加党参,黄芪、当归等健脾养血之品服用。如此加减共服药6 疗程,服药期间嘱其禁盐,患者脾脏已缩至正常。诸症消失,并能参加一些农业劳动。随访3年未见复发。
方名:化湿、逐瘀、消肿汤。处方:蟹甲30克,瞿麦30克,车前子20克,三棱6支,莪术6克,茯苓12克,泽泻18克,厚朴6克,赤芍10克,小蓟30克,大复皮12克,葫芦半个、桃仁10克。水煎服,每日一剂,3-4次服完。
 
糖尿病的八种类型
 
第一种:湿郁不解,化热、化燥。治法:宣化上焦,清肃肺气,祛中焦湿热(清天饮)。
第二种:胃阳亢脾阴亏,肾气虚衰。治法:升元气,滋肾健脾清胃方(加味玉液汤)
第三类型:脾阴不足。治法:滋阴清热,生津止渴(治消止喝汤)
第四种:阴虚。治法:滋阴清热,生津润燥(生津润燥饮)。
第五种:阴虚火旺。治法:养阴清火、滋补肾阴。(消渴方加减)。
第六种:阴虚阳亢。治法:养阴生津,润肺清热。(降糖饮——即降糖丸)。
第七种:阴虚阳亢,津固热淫。治法:养阴生津清热止渴(消滋坎饮加减)。
第八种:阴虚阳亢。滋阴清热,生津润燥(生脉白虎汤加味)
 
典 型 病 例
 
秦XX,女,66岁,桂林市人,退休工人,已患糖尿病13年。2009年7月30日初诊。患者脉弦细而数,舌质紫红,苔薄白,舌面开裂,颜面晃白无华,消瘦,四肢肌肉萎缩皮包骨。一晚口渴饮水2000多克,晚起小便5-6次,小便量多。大便时硬时软,四肢萎弱无力,行十步之远必须停步20分钟左右才又起身行走。轻微行动大汗淋漓。症属气虚多汗,西医要求控制饮食,特别要控制糖类食物,以免血糖升高。由于患者长期以来服用西药加之少食,所以严重造成患者的营养不足,导致气血亏虚,肾阳亏损,中医长期服用若寒之类药物,又伤脾伤胃,所以脾胃亦见虚寒,大便溏烂不成形,一日3-4次。影响营养的吸收,此为糖尿病阴损及阳之变证,当以温肾助阳健脾升津为法。
综合药方:清天饮,玉液汤,治消止渴汤,生津润燥汤,
降糖饮,治消滋坎饮汤,生脉白虎汤合并加减。
处方:花粉30克,茯苓20克,公英20克,地丁30克,红藤20克,爪休20克,白花蛇舌草20克,夏枯草30克,石斛10克,山药30克,黄芪30克,知母15克,内金8克,葛根10克,山萸肉10克,生地20克,沙参10克,麦冬10克,泽泻15克,五味子8克,石膏30克,黄莲6克,人参6克,川断30克,杜仲30克,血藤15克,当归8克,远志10克,枣仁10克,合欢皮10克,水韦茎20克,薏仁15克,瓜萎10克,通草8克,黄苓10克,天门冬12克,龟板30克,石斛10克,砂仁10克,玉竹15克,地骨皮20克,乌梅10克,党参12克,玄参12克,水益服,每日壹剂,分3-4次服完。
按:糖尿病在现代医学认为是终身疾病,缠绵难愈,一定要我们中医来攻破这难题,西医总是把糖尿病判处死刑的,我治糖尿病在这44年的行医生涯中,总接收糖尿病患者235例,治愈后健康如常人的及现在还健在198例,10例没有完全治愈,27例患者同时患有多种顽固复杂病,终因其它病发作而死亡。
糖尿病通过我们中医中药,治愈者临床实为多见,临床经验证明,要治愈糖尿病,除认真服药外,且应重视禁食事项,方能达到事半功倍之效,否则徒费药饵,劳而无功,故服药治病期间必须淳淳叮嘱患者要重视下列宜忌事项:1、远房帏事:一定要控制性生活,须忌房事1-2年。2、谨慎饮食:少进肥甘膏梁之品及刺激性食物,尤其是少进淀粉食物。3、戒郁怒:启发患者心胸豁达,严禁郁怒烦躁。4、春夏秋冬,适从寒暖。5、活动适度,切不过劳。
下面解答几个治糖尿病的药性功能配伍和谐。
我国河北省的一位老中医说:消渴症是脾阴不足所致,所谓生地,淮山补脾阴,故要重用,功效显著。天花粉善消上中二焦之热而止渴,石斛降中焦之火而益胃。泽泻利水导湿浊泻肾火。五味子敛阴而生津,知母润燥坚中下焦之阴而除热。沙参、麦冬以治肺、胃燥热,阴液被火消灼者,阴血不能滋润肌肤通血海,所以营养不能吸收利用,糖从小便排出,故血无以生,肌肤消瘦,妇女月经闭绝。方中石膏甘寒清阳明之火,兼解肌肤之热,其色白入肺,质重而具有金生水之用,生地滋阴清热生津润燥,滋上源以生水,肺得水润而能如雾露之敷布津液润其全身。尚能有益于血而通血海,故育龄妇女月经如朝,肌肤即能丰满润泽。

版权所有:医学临床研究医学会   电话:020-85583372   QQ邮箱:3158534370@qq.com
粤ICP备18154158号